红鼻子大侠

极度怕冷星人
爱好极广泛【umm不务正业hh】
HP斯罗党【是Scorpius和Rose噢!】
常爬李泽言墙的白夫人
向各方面的触努力奋斗!

umm画的最好看的一个我起了hhh

ummm画了起子和悠然
总觉得起子画得像小姑娘好奇怪,但还不知道怎么改
再练练吧....

太阳雨
今天下大雨的时候画的结果没画完雨就停了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还说不上哪里怪 哎就这样吧
希望自己不要手抖....

【恋与制作人】如果他们是你的「单恋」对象

·有剧毒·

·请各位太太慎重阅读·

·你不是女主·(←太直接了qaq)

·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李泽言】

·如果没有魏谦·

你是李泽言的助理,他的工作甚至生活细节都是你打理的。

虽然起初只是机械地记住李泽言的工作习惯,放文件的位置,喝咖啡放几块方糖等等细节,可是慢慢的,由于太了解,你忍不住想要更了解他多一些。

可是他总对你冷冰冰的,就和你刚刚做他的助理一样。

你长得并不差,但为了吸引他的注意,你请了一段时间假,很愚蠢地去开了个眼角。

恢复之后回到公司,同事们都夸赞你更迷人了,还有的姑娘向你索要整容医院的地址。

“我说你请假做什么。原来是去整容手术了。”办公室里,李泽言抬了眼看你,声音如常,没什么波澜。

你用鼻息轻轻送出笑意,没有说什么,觉得有些尴尬,却又喜于他发现了你的变化。

“没必要。”李泽言依旧低头垂着眸一行一行地浏览着手中的文件,你看到他漂亮的眉眼微微动了动。他见你在盯着他看,便抬起头看向你。
 

突如其来的视线相对将你心口的小鹿晃得厉害,它怦怦乱撞,鹿角好像都要从心脏里扎出来了。

心想着他大概是夸赞自己还是很好看的,只听对面传来一声好听男声:“去把这份印一下。”

你抚抚发热的脸颊,迈步去取文件,却不小心拐了下脚。

“小心。”李泽言的声音像是为了例行公事而发出来的,但它在你看来却充满了情绪。

“谢谢...你...”本是客套话,你却因不想与他关系疏远而特意加了个“你”。

拿定了文件,你刚刚准备转身拿去复印,耳里突然传来李泽言的短信铃声。不等你提醒他,他就已拿起手机看了。他眼中显出极少有的温柔笑意,令人难以察觉,但你看出来了。他手里匆匆打了一两个字,然后又叫住你:

“等一下。”

你心里突然一惊,只见李泽言从老板椅后抱出巨大一捧玫瑰花,火红火红的,甚于你爱他的心情,甚于无数个思念的时刻,那些挑起你情绪的他的多少不曾注意过的小动作。

你抓着文件的手紧张起来,不知放在哪里好。你管不住自己发软的腿,不知自己下一秒是该装作矜持冷静地站在原处,还是该热情地扑进他怀里,告诉他终于等到他爱你的这一天。

“小心点,这是九百九十九朵,少一朵都不是它的意味。”他说着,将花放进你怀里。

“好……好的。”你的语气发慌了。

“你安排一下,送到这个地址去。”接着,他递给你一张便笺纸,上面写了你不熟悉的地址。

“千万不能撞坏。懂了?”他声音藏着凌厉,为人的原则都被不经意间表现在语气中。声音不冷不热,没有亲昵,毫无熟悉。

你心口的小鹿被撞碎了,只剩满心底的玻璃渣,硌得心流血。

原来他从不曾看出你的变化,说不需要开眼角,也是由于担心耽误了工作。原来这个叱咤商界的总裁大人,从未在你身上投过什么多余的情感。他将一切分得十分分明,一贯的成熟作风,是混淆了“了解”与“真爱”的你无法拥有的。

“好的,我知道了。”你走出办公室,轻轻带上了门。

【许墨】

你是许墨的学生。从前一直听说许教授又有才又迷人,直到真正跟随他,才发现他可不仅仅是有才华和迷人。他将事物打理得归归整整,待人态度温文尔雅。相处久了,让人感觉到,他一定有着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但却从不让人感觉到压抑和黑暗。

他对你总是笑眯眯的,即便你年轻资历浅经常冒冒失失犯错误,他也总是耐心帮你收拾好残局,并且嘱咐你下次一定要更细心一点。每次你流眼泪,为自己愚蠢的失误道歉时,他的“女士应当被温柔原谅”理论总是让你心里暖乎乎的。

“许教授,怎么总不见你有女朋友啊?”研究所里,你盯着荧荧发光的电脑屏幕,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
 
你称呼他为“许墨教授”“许教授”“教授”,无论哪一称呼,总逃不开“教授”二字。即便他没有比你年长太多,也并不是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前辈总归是前辈,无论你多么想称呼他为“许墨”,那总归还是僭越之事吧。

许墨听了你的话,没有回答,只是鼻息中短促地送出笑意。你扭头看他,看见他双眼微眯,弯起一个弧度,很明显,在笑。

“许墨先生,笑是什么意思呀?”你感觉仿佛有一丝暧昧的气息在你俩之间悄无声息地蔓延了。你不住地再向他那边看,发现他涂满笑意的双眼已经没了太多情绪,而是继续看着数据。

“还是叫我许墨教授吧,”他说,“现在教授想出去一下,而且他想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你把这些都统计好。”他又礼貌地抬了抬嘴角,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你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看着他的背影,又冲着空气发愣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将埋藏在心底的感情告诉他。

跑出实验室的门,你故作调皮地喊他:“许墨教授!”

他正与一个褐发女生面对面交谈,听到了你叫他,他回头冲你摆摆手。你不敢打扰,只得故作轻松地跑下楼梯,躲在拐角处,偷偷摸摸听他们谈话。

那女生说:“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就是许墨教授。”

许墨说:“不要叫我许墨教授了,以后叫我许墨吧。”

心里猛地一堕。

【白起】

对于白起这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你不想有所耳闻都十分困难。这个高傲却孤僻的混混头子确实惹人目光。嗯,的确,如果他再合群一点,性格再开朗一点,真的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

你是仰慕他的学妹中的一位。你并不喜欢认真学习,反而偏爱和改瘦校服裤腿的男孩女孩们一起翘课翻墙外出。

之前就对他有所耳闻——好兄弟们描述他“傲气”“唯一的老大”,他们中只是有一个人有幸远远观望过他在巷子里一挑十,就吓得忙忙逃跑。因此这个神秘的“战神”学长形象总是萦绕在你心间。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后辈对前辈的敬仰,又或者是女孩子常常对学哥产生的莫名情愫,你一直在心里勾画着这个人的轮廓,只是这轮廓直到高一的第二个月才真正清晰起来。

那天体育课,你和几个朋友溜到了学校小卖部逃掉催汗的长跑。在结账的地方,朋友戳了戳你——“那就是白起”,你远远看一眼,只看到小卖部另一边的小吃桌边,一个褐色头发的男生在低头吃泡面。他的肩膀很宽,校服外套没有全部拉上,敞着怀,前襟露出里边穿的白色短袖衫。较远的距离和泡面杯上氤氲的热气让你难以看清他的五官,但模模糊糊能认得出,大概是个帅气的人吧。

你在原地看了会儿,朋友赶快推推你:“犯什么花痴呢!你这大傻子挡路了。”

之后再见到他就是运动会,白起几乎包揽了他们班的跑步项目。这一次你不甘远远观望,而是拿出自己平时的气魄毫不掩饰地在跑道边向他喊加油。你和旁边的你班班花酷酷地说,“白起是我的英雄”。

最后一项长跑的最后一圈,你看到白起向你这边瞟了一眼,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接着,你也像个纯情的校园小女生一样,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后来白起喜欢上翘课去图书馆,你也便翘课跟着他。他走去哪里,你就在他身后三米,或是隔着一个书架的过道处跟着去哪里。他看起来不像是真的搞学术研究,但看起来像是很投入,总是失了神。这时候你便挪到他面前长桌斜对角的位置悄悄坐下,假装看自己看不懂的泰戈尔诗集。

等到他将要毕业,你偷偷在他的柜子里扔了一封信进去,表白你的心思和这么长时间以来做的不符合自己性格的充满少女心的事。

只是投信之后你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他的柜子把手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说明,那之后他从来没有回来过,更从来没有打开过柜子拿出信。

后来柜子有了下一届的新主人。

那封信白起从来没有收到过,也许再也不会收到了。
而你还在猜测,那次的运动会,白起是否真的是冲你笑的。
【周棋洛】

你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周棋洛,现实生活中并没有见过他。

FIN.

------------------------------------

突然想到如果这里的“你”是同一个人还是悠然的同学,先是高中时遇到白起暗恋没有结果,后来复读了一年努力读书继续攻读学历成了许墨的学生目睹了悠然第一次找许墨,工作当了李泽言助理帮李泽言给悠然送花,最后在电视上看周棋洛上悠然的节目....。

哇好大一口毒。

白夫人日常爬老李墙(1/1)
终于满九天得到卡了...

白夫人日常爬老李墙(1/1)
今天又是一百分w

第一次认真上了色....

悠然比老白画的好看系列

Umm还有好多好多好多要学习的呀.....。

晚安老白

画了白起×我www

学学上色.....到时候把颜色涂上hh